Monday, 15 October 2018

移工:我們跟澳洲人擁有一樣的勞動權。欠薪案高額賠款和解。


移工:我們跟澳洲人擁有一樣的勞動權。欠薪案高額賠款和解。


從太平洋島國萬那杜來澳工作的移工,去年遭爆仲介惡意欠薪而告上法院。該案採用去年剛通過的弱勢移工保護法案,日前和解並拿回欠款。

今年五月,澳洲聯合媒體披露在維州某農場利用仲介公司聘僱季節移工,聘僱期間多達50多名工人,時薪竟只有澳幣$8元。

據稱,有數名移工在採蕃茄的過程中,因未有適當的工作安全防護措施,長期曝露在化學藥劑的工作環境裡,竟有工作時耳朵或鼻子莫名出血的狀況。
其中五名移工日前採取取法律行動,起訴總部位在布里斯本的仲介公司-  澳商亞吉。該案上周以澳幣$150,000元和解。
位在維州薛伯頓地區(Shepparton)MCG Fresh 農場,涉及違法欠薪。當時移工分別在該農場工作長達四個月不等,而和解金為原有欠薪金額的兩倍以上。
該案的法外和解,避免了冗長的法院訴訟期;而涉案的仲介公司澳商亞吉更規避了可能高達數百萬元的罰款。

Tulia Roqara,在五名移工中最先提出訴訟者。對於和解的結果,她表示很滿意。但同時更希望所有遭該農場欠薪的移工,都能拿回賠償。
在得知結果前,她的家人一度認為採取法律行動,勝訴機會極小,認為她在做夢。
她表示:『在萬那杜若遭遇欠薪問題,工人通常不會採取行動。對他們來說這是在天方夜譚。』
金錢的賠償不是重點,而是即使是移工,我們跟澳洲人一樣,擁有平等的勞動權利。
Roqara說她會利用該筆賠償金,在萬那杜開一個點心房,或者是蜜月民宿。
澳商亞吉總經理Casey Brown表示,和解只是為了承擔責任並且避免不必要法律訴訟高額費用。
Brown表示:『公司日前的討論認為對法律訴訟有信心,也希望透過訴訟來替家族生意洗刷罪名。』
但在衡量欠薪的賠償金以及法律訴訟的高額支出後,還是決定和解。
Brown聲稱,澳商亞吉否認有剝削任何移工的狀況。
他責怪五名移工,說當初他們在農場工作時,澳商亞吉曾嘗試教他們更有效率的採收技巧,但對方拒絕學習。
該農場是採用計件制薪資計算,而他們的工作效率遠低於一般有能力的採收工。
移工代表律師認為該案的和解是移工勞動平權極大的勝利,願意站出來的移工很令人佩服!
律師表示:『我們現在正在研擬新的訴訟,針對曾經在(或現任)澳商亞吉仲介公司疑似被欠薪的移工進行申訴。』
而該項新的訴訟案行動,可能會有更多的受害者出現;或更高額的理賠金。目前澳商亞吉代表Brown拒絕評論。
該案引起聯邦政府季節工計畫的重視,該項計畫是澳洲政府與太平洋群島國以及東帝汶重要的外交政策。
對於這些移工而言,澳洲的短期季節工作,領取合法的薪資可以振興島國內經濟。
據信,國家黨(National Party)為提升農場勞動力,正在研擬新的簽證。而該案影響太平洋島國對於澳洲現存的季節工簽證計畫的看法。

圖片來源:https://www.macleans.ca/culture/canadas-uncomfortable-reliance-on-migrant-workers/
在澳洲傳媒報導後,澳商亞吉隨即遭到聯邦政府仲裁,停止其季節工招工業務。
及至上週五新聞截稿前,聯邦政府工作及小型企業公部門表示,澳商亞吉的季節工計畫目前還是勒令停業的狀態。
由執政黨聯盟提出的【保護弱勢勞動者法修訂案】在公平工作勞動法底下,明文規定若雇主惡意欠薪,未來將會面臨鉅額的罰款。
在近年來一連串的欠薪弊案爆發後,該修正案的納入將罰款提高到原有的10倍以上。
該欠薪案件是第一起由萬那杜移工挺身站出,對抗違法雇主的訴訟案件。
除上述五名移工欠薪案拿到賠償外,另外,還有多名移工對澳商亞吉提出欠薪訴訟。
NUW工會秘書長Tim Kennedy表示,『當工人們為自己的勞動權利站出來時,不應該害怕會遭受到恐嚇或是感到受威脅。』
Kennedy認為,該項和解具有象徵性的意義,移工們站出來爭取自己應得的權利。
澳商亞吉的工人日前拿的是計件制時薪,採多少賺多少。而農業最低薪資標準規定,一般能力工作者若以計件制來起算薪資,薪水應該為時薪再加成15%以上。換句話說,非典型聘僱者時薪應該要高於$25元以上。但該案勞動者拿到的薪水連最低薪資都不到。
記者Ben Schneiders
新聞出處:https://www.theage.com.au/business/workplace/we-have-the-same-rights-exploited-migrant-workers-win-big-payouts-20181012-p5098q.html
日期:14/10/2018
責任編輯:Sherry Huang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